我的seminar导师(这个有趣的人)

清华化学系的化学生物学专业在某种分类下属于基础科学班,要求本科生在大三大四两年里修seminar课程。简单说就是选择一个感兴趣的导师,他可以是来自化学、生物、药学、化工、材料等任何相关专业,在他的实验室里完成课题,进行“科学研究训练”。

我的导师是化学系的刘磊老师,先给一些背景介绍。清华化学系的主页上也有一份个人简历,Google一下很好找,不过那个实在是太太简单了,关于研究领域几乎什么都没说。

刘磊的专业领域为生物有机化学,重点研究蛋白质的化学合成。发现了多肽酰肼连接反应,并据此发展出蛋白质全合成与半合成的新技术;发明了不可逆硫氮酰基迁移树脂,并据此发展出多肽硫酯制备的新方法;此外在环状蛋白、膜蛋白、糖蛋白等的合成中发展出一些新技术。这些成果得到了专业同行们的认可,部分技术在企业(Bayer Schering Pharma)中得到了应用。此外,也研究一些生物活性小分子的催化合成,发展了一些新的有机反应。

我不打算详细介绍刘老师的研究兴趣,我想说说为什么他是一个有趣的人。:D

刘老师的履历很是令人羡慕。他目前还在三十几岁,本科在中科大,PhD在哥伦比亚大学,师从Ronald Breslow(Breslow是那个著名的Woodward的学生,1996年担任过美国化学会主席,也是科学院院士),Postdoc在著名的Scripps研究所,合作导师是美国两院院士翁启慧教授(他是台湾人)。三年以后回国,直接在清华拿到了教授职位,当时刚好是三十岁(#¥%^@……)。据说刘老师读本科的时候就发了n篇一作,似乎有一篇一作的JACS……

刘磊在本科期间,即展现出卓越的科研能力,曾在计算机图形学、化学等方向发表多篇文章。

我表示特别不能理解计算机图形学是怎么出来的……不过科大的确对本科生的计算机编程教育抓得非常紧,是把编程的课放到必修课里的。实验室里的一个博士生师兄说他当年在科大读本科的时候,编程的课学了四门,除了数据结构外都是必修课。哦跑题了。然后据说刘老师在美国读PhD的时候就已经带着本科老板的实验室里的人发表文章了(//远按:这是远程教学么,每周通过网络视频开个组会什么的……)。这么顺风顺水的履历,所以会有人觉得他很天才。

我的确觉得刘老师很聪明。跟我们小本聊天,以及开组会的时候,明显可以感觉到,刘老师的思维很敏捷清晰,反应很快(应该比我快几百个毫秒嗯)。比如师姐在讲某个project,刘老师能够很清晰地指出哪里有问题,而我只能是在听他点评完后,才大悟:诶的确是这样的。。

刘老师超喜欢用比喻,而且说得超级生动形象。有一回说写文章就是讲故事,讲故事有两种策略:一种是方法导向的,也就是说,先得武器(方法),然后进行演习(模型测试),再去寻找战场(热点问题),去把它攻下来;另一种是目标导向的,先有战场,然而现有的武器不成功,所以我们去寻找新武器。又说我们学化学的是军火贩子,我们对战争背后的政治(生物学机理问题,“机理是书呆子的事”)不感兴趣。又及,打不赢仗才有意思,发现武器的不足才重要,否则就走兔尽,良弓藏了。

其实我从刘老师这里得到了很多对学化学的信心。现在在我所接触到的一整个(80、90后,受教育程度较高的)人群里,化学都是处于被吐槽的地位,理由包括实验室科研的属性过于体力活,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或者工资极低,社会地位低(找不到女朋友)等(或许整个理学都是被吐槽的)。刘老师有一回教导我们要以做化学为荣,要敢于认为化学生物学不是工具学科,不仅如此,还要拿工作去获得其他领域人的认可(有个好武器,有个好战场)。怎么理解这个工具学科呢,我想是这样的:我们并不是只会做合成做反应的人,否则就成了只能给别人打工的人了;反过来说,不是一味做合成,我们也要目标导向,就像是地下黑餐馆厨师和有水平有眼光的大厨的区别(好吧我承认这个比喻比较糟糕>_<)。其实就是选题的问题嘛。又说美国好大学的高等教育正在变成问题导向的,哈佛的本科有机化学课(Schriber主讲)就不教你D-A反应的细节,而是定位为“我们为什么要合成高分子?”这种。

//(默默回想了下我当年学的竞赛,还有大学里的有机化学课程)+56
//(“老美培养出来的是教授,中国培养出来的是千年博士后……“)+135
//(no offense)+221

又有一回讲一篇关于nanobody的文献,发表的单位是Ablynx,这是一个比利时公司,是世界上唯一一家开发nanobody药(类比抗体药)的公司,它已经有5种药进入临床试验。于是我听刘老师说了好多关于德国的中小企业系统的评论。他们这样的医药企业很发达,所以本科生、博士生就业压力小。而国内目前的高校、市场都不成熟,毕业生的未来就比较暗淡(一股脑全涌进去走科研路,这怎么行呢……过剩了啊)。那天听得我比较high,又联想到当时在读的一本叫《想当厨子的生物学家是个好黑客》的书(其主题是生物黑客,顺便推荐这本书),所以当时就对生物科技类的就业动了念头……那是我读化学以后第一次有就业念头,虽然当然现在还不清晰。

大一听过一节刘老师的课,当时他给我们讲未来方向选择,说你选择的职业是在三个圆的相交区域:你擅长的领域,你喜欢的领域,前景好的领域。最后一点是这么理解的:做的东西最好是当前重大科学问题,更好的就是代表未来。举个浅显的例子,Nature曾经发了一篇采访说,研究蛋白质、核酸的人很难找工作,但是非编码核酸(ncRNA)领域的研究人员却有缺口。

工作什么的比较沉重,那就说点儿轻松的吐槽向的。有一回讲文献,Tom Muir最近的一篇,是关于组氨酸磷酸化(pHis)。这是生物化学中一种神秘的调控机制,我们清楚丝氨酸磷酸化,苏氨酸磷酸化,但是自然界中还存在三个谜一样的氨基酸磷酸化:组氨酸,赖氨酸,精氨酸。Tom Muir大牛就把第一个给做出来(了一小步)。(组氨酸的磷酸化为什么很神奇呢,因为从His到pHis,它实现了两点:一是把一个带正电的氨基酸变成了带负电的氨基酸(衍生物),二是pHis它极不稳定。)说到蛋白质的乙酰化,刘老板调侃说,科学界有个rumor说保持乙酰化水平可以延长寿命,假如是这样,那么传统习俗里要多喝醋的原因终于找到了。。XDDD

有一回讲了篇Org Biomol Chem上的文献,老板评论这篇文章的失败选题,有一点是前人工作就都来自不好的杂志,然后师兄拉到Reference部分一看,前几个里面来自各种奇奇怪怪的杂志,其中一个叫Growth Horm IGF Res,老板吐槽说这一看就是典型的六级学科……(//老板的笑点好奇怪好有趣

我真的好喜欢听刘老师说些奇奇怪怪的科学八卦评论/吐槽。有一次说DNA-encoded chemical library时,刘老师发了句评价说,有机化学家喜欢Brutal Science,蛮干就可以了;生物学家喜欢Fancy Science,很眩,但是做起来很难。

我有听师兄师姐说刘老师的八卦:刘老板投稿必逢八,比如五月八号,所以估计正在整理工作的那个师兄的paper会在八月八号被投出去(“从没见过这么迷信的人”,好有爱诶)。又说另一个师兄当初文章快要发表的时候,无时无刻不在收到刘老师短信,坐地铁也会收到,在家吃饭也会收到,还被狠狠骂了好几次,所以呢,这个师兄现在还没有开始被骂,说明文章还没写好。。

前几天师姐忽然跟我说,路过新清华学堂的时候去买两张《夺宝奇兵》的电影票。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这个思路有点跳跃,然后师姐说,刘老板表示这个电影很好看,请我们全组一起去看,我当时就Orz了……这就是所谓的童心未泯么?

额好像有点长了。。Sience gossips是我非常非常感兴趣的一类话题,不知道这篇文章是不是有一点这个倾向=^_^= 引一张刘老师的大照做结尾吧(他可是长相很不错的一个人哦!)0.0

Prof Lei Liu <font color=#339966>//远按:终于实现了图片大小控制喵</font>